又一大省放開落戶!除兩城外,山東其余14城或全部“零門檻”

人口大省山東宣布,將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

這一消息,是在1月9日山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工作會議上宣布的。會議提出,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全面實施居住證制度。

按照《2018年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2017年,中國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共有27城,山東城市僅包括濟南、青島在內。這意味著,除這兩個城市之外,山東其余14個城市或將全部落戶“零門檻”(萊蕪2019年并入濟南)。

此外,青島的城區常住人口,在2017年為445.83萬;濟南的城區常住人口,在2017年為404萬(不包括萊蕪人口)。這意味著這兩個城市或許也將進一步放寬落戶條件。

“山東的發展一直比較‘平均主義’,山東省是經濟大省,但是缺乏在省和全國都有話語權的大中心城市。這次山東如此積極響應國家政策,放開放寬落戶,肯定有做強中心城市的目標,要把優勢資源集中到優勢地區。”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人口大省山東放開落戶

一段時間以來,山東都在謀劃逐步取消城市落戶限制。

2018年5月,山東宣布,取消省級高層次人才及其共同居住的父母、配偶、子女落戶限制;取消高校畢業生以及各類具有專業職稱、技能等級人才的就業年限、社保年限、單位性質、居住場所落戶限制;新舊動能轉換重點項目急需人才憑人社部門證明直接落戶。

在2019年初召開的山東省住房城鄉建設工作會議上,山東宣布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全面取消城鎮落戶限制,全省常住、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分別達到62%左右和51.5%左右。

2019年7月,山東省城鎮化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通知》,提出青島要進一步解放思想,加大中心城區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力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健全完善城區社區集體戶制度,及時為有合法穩定職業無固定住所人員落戶提供便利。落實地方政府主體責任,全面放開建制鎮和中小城市落戶限制。

2020年,山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工作會議進一步提出,著力推進城鄉深度融合,進一步提高城鎮化發展質量。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全面實施居住證制度,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

山東是人口大省,2018年總人口超過1億人。山東下轄有16個市(萊蕪2019年并入濟南),其中不乏人口大市。

數據顯示,2018年,山東常住人口超過500萬的城市包括濟南市、青島市、煙臺市、濰坊市、濟寧市、泰安市、臨沂市、德州市、聊城市和菏澤市。

然而,根據《2018年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從城區人口看,僅有青島、濟南的城區常住人口超過300萬。這意味著,山東其余14個市有可能全面放開人口落戶。

不過,從具體實施的細則來看,還需要山東省和市進一步下發相應的執行文件。

為何山東如此積極放開放寬落戶?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山東的政策,是落實全國政策的一步。人口自由流動,會提升整個地區的競爭活力,提升當地的生產率,對地區經濟會有明顯的正向作用。

此外,山東取消落戶限制的目的之一,是提升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據悉,山東戶籍人口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相差10個百分點左右,如果近千萬農業轉移人口在城鎮落戶,未來建設投資和消費需求潛力巨大。

上海交通大學經濟學院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大國大城》作者陸銘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和常住人口城鎮化率之間的差,其實就是在本地居住和就業但是仍然沒有獲得本地戶籍的人口,在當地常住人口中所占的比重。

他指出,有調查顯示,和戶籍人口相比,非戶籍人口在當地的消費偏低。“對于外來人口比較多,并且有大量人口沒有獲得本地戶籍的地方,未來,如果要提高戶籍人口的城鎮化率,給予常住外來人口戶籍身份并且實現市民化,這是符合城市化的發展規律的。”

盤和林也認為,放開城市落戶,可能使農村人口向城市的流動加快,這樣確實會加大建設規模和消費潛力,對城市經濟產生一些積極的影響。

哪些城市迎來發展良機?

對于山東來說,哪些地區有可能成為最受益地區?

整體來看,收入更高、有更多工作機會的地區有可能迎來更多人口增長。

統計年鑒顯示,山東省整體發展比較平均,2018年,山東各市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中,最低收入都接近6萬元。其中,收入超過8萬元的有3個城市:濟南市89168元,青島市89525元,東營市86523元。6.8萬元-8萬元的,有5個城市,分別為煙臺74062元、淄博69980元、濱州69253元、濰坊68347元、日照68143元。

這8個城市,在山東省中整體收入偏高,有可能成為吸引更多人口流入的地區。

此外,公共服務更好的地區,也會吸引更多流動人口。

以小學數量考察,數據顯示,2018年,山東省共有9674所小學,在校學生數726萬人,專任教師數43萬人,平均每位老師對應16.86位學生。而淄博、東營、煙臺、濰坊的一位專任教師對應學生數量不足15位,從數量上來說,相對教育質量更高。

盤和林認為,隨著山東多個城市敞開進行人口競爭,人口可以“用腳投票”,迫使地方政府也更多地注重利用產業和公共服務來吸引人。“城市人口的遷徙與城市產業和公共服務有關,一個城市產業好、公共服務好,就會吸引更多的人口。公共服務差、產業吸納差的城市,可能就會面臨收縮。”

孫不熟指出,濟南是省會,青島是副省級城市,不可能完全放開落戶,但有可能將落戶門檻放得比較低,比如大專就可以落戶。“但關鍵在于執行,執行得差的話,再好的政策都沒用。需要向西安、成都、武漢這些城市學習,他們對政策貫徹特別徹底。”

不過,未來山東人口的競爭,恐怕并非僅僅是省內城市的比拼,而是要放眼全國。

陸銘指出,農民進城并不一定是進入本地的城市,而是會選擇優勢發達地區,收入更高、就業機會更好的地方。“中國是一個統一市場的大國,而且未來的市場統一的程度還會不斷提高。生產要素包括人口的流動還會更加自由,所以城鎮化絕對不是一個就地城鎮化的概念。”

孫不熟指出,隨著山東、河南等省提出取消和放寬落戶限制,人口流動已產生“鯰魚效應”,就是城市真的把人當成財富而不是一種負擔,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對山東省來說,首先要保證優勢資源集中到優勢地區,這個才是最有效率的。

責編 郭鑫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吉林11选50 幸运飞艇官方实时开奖平台 体彩北京11选5开奖 九鼎配资 36选7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杀号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视频 河北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甘肃快3预测 国际开户自助领取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