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資本市場風向標來了!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闡述資本市場發展目標

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深化資本市場頂層設計、推動《證券法》修訂等等,過去的一年證監會在資本市場的種種舉措,被視為深化改革的良好的開局。未來加快建設高質量資本市場還將在哪些方面發力?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在1月11日由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資本市場研究院、國融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共同主辦的第二十四屆(2020年度)中國資本市場論壇上,中國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在主題演講中,從資本市場深化改革、高水平雙向開放、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和建設高質量資本市場四方面進行了闡述。

比如,閻慶民談到,當前我國金融體系橫線“貨幣多、資本少”的特征,貨幣化率明顯高于成熟市場水平,資本化率遠低于成熟市場水平,需要優化融資結構,提高金融體系對實體經濟的適配性。經濟觀察網記者對發言進行整理,以求完整呈現,以下為發言內容:

一、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取得了良好開局。

剛剛過去的一年,中國證監會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在國務院金融委的統一協調下緊扣落實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圍繞打造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總目標,這是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給資本市場的定位,資本市場發展目標在哪里?我們簡稱12字: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

資本市場30年的歷史,第一次把“有韌性”用進來了,良好開局由幾方面構成:

第一,設立科創板,試點注冊制順利落地。從2018年11月5號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上宣布在上海金融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歷時299天順利實現科創板落地。

科創板落地半年多來,已經有72家科創企業上市,實現融資840億,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同度比較高的科創企業登陸了資本市場。承銷、定價、交易、等更加市場化的制度接受了市場的考驗。制度性最大的變化就是科創板,更重要的是后面的試點注冊制。注冊制是在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深化全面體制改革當中提出來的。2014年十八屆四中全會已經過去五年多了,這是我們很重要的良好開局的標志。

第二,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頂層設計。從2019年年初開始,從三月份到九月份證監會提出12項重點改革,這12項重點改革逐漸逐步的推進,除了科創板已經開始了,后面的多層資本市場的建設,中介機構能力建設,資本市場的高水平開放,這些我們都按計劃往前推。

去年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了對資本市場提了四句話,一個是基礎制度的完善,另外要建設高度的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金融體系,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在這個方面強調了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同時歸納起來:要適應,要普惠,同時還要有競爭力,化解金融風險。

這一條當前我們重點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推進的要求,一項一項落地,體現國民經濟中,判斷資本市場是否具有持續性的標志,要提高持續性就要提升我國資本市場效率、功能和內在的穩定性,讓資本市場提高直接融資比例,引領創新發展,推動產業調整升級,提升金融競爭力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競爭力,我們資本市場今年即將30年,上海交易所、深圳交易所注冊1990年相應成立,我們強調怎么體現競爭力?我們還要把金融基礎設施,包括我們證券公司機構他們的市場主體競爭力要提高。國融證券董事長侯守法也講到,中國證券機構、基金管理公司,它的力量跟傳統銀行相比還是不夠。

一個是我們歷史廣泛,第二個在國民經濟當中發揮穩定性作用,力量薄弱。這幾年改革開放,特別是2005年金融機構的化解,走過了14年、15年,開始慢慢向優質、穩健、高效發展。我們130多家券商,比不過一個美國的摩根大通,但是銀行這幾年改革,都是系統性全球性的,改革開放的推進過程當中,我們空間很大。這個里面競爭力,在十九屆四中全會講到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是非常值得我們未來要研究,要發展的。

另外還有普惠,過去針對低收入國家世界銀行也講到進行普惠金融。在資本市場的發展中,去年的金融穩定第八次委員會專門提出來,營造一種讓廣大人民群眾迅速增長財富管理需求,實現保值增值的一種生態。

我們在研究資本市場,除了傳統從融資端研究,比如資本市場籌多少錢;在投資端我們也研究。12項改革當中,充分考慮兩端入手,雙側結構,除了融資端,還要從投資端開始,大家去資本市場投資,買了各種的債券,買了各種的基金,不能虧的血本無歸。(人民大學)資本市場學院今后可以這方面深度挖掘。

第三個大力推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按照兩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講話,把市場入口管好,退出口管好。這次中央經濟會議有一句話叫健全退出機制,這一條我們還是在市場的運行當中,主體發展中發揮上市公司的作用。我們現在3777家上市公司,真正上市公司本身要實現高質量發展還是挑戰很大。

上市公司質量,舉個例子,大家看到我們最近支持中國船舶、中國動能債轉股,這也是標志性的。上市公司質量不好,上市資本市場主體運行不健康,資本市場的波動就大。研究資本市場的波動,研究資本市場的交易,風險計量,模型設計,參數使用誤差都會很大。

第四,資本市場有了良好的開局,還要積極推動加大法治的供給。剛剛結束了第十三屆全國人大15次會議審議通過新的《證券法》,將于今年3月實施,非常重要的就是注冊制。

其實,新的《證券法》歷經4年半,從2015年開始,2019年再不通過人大的第四次審議,那就變成一個廢案了,這是很重要的標志性意義。

我們加了信息化披露要求一章,另外加強了投資人的保護。投資人的保護和教育至關重要。我們去年和教育部專門聯合下發了一個文件關于加強投資人的教育,進入義務教育,進入國民教育,這個在國際上早就解決,我們沒有解決,這是我們基礎工作,或者按照十九屆四中全會講的基礎制度,還是缺陷比較大。

第五,相關的配套改革舉措有序推進。新三板我們已經面向社會征求意見,經過國務院批準已經發布了,下面戰略層、精選層、分層的改革解決新三板的流動性問題,解決新三板做市商的問題,解決新三板融資率低的問題,包括債融資改革方案,已經完成公開征求意見;包括公募的產品推動中長期進入市場。

我們市場的穩定性在哪里?我們權益類投資當中公募型本身不多,我們在座有做基金的,大家前幾年做貨幣化的基金多一點,或者做一些債券型的基金多一點,真正的股票、權益類的還是不多的。

這一條我們希望向國際最佳監管實踐過渡,學習除了養老金、企業年金,另外還要加社保。還有我們自己基金本身(規模)也小,公募基金大概3萬多億,加上私募2萬多億,也就是5萬多億。所以我們有一個數據,股票基金占比從年初16.8%提升到21%,這個數開始慢慢漲,中長期入市的基金一定要增加,這樣才能市場良好開局。

二、資本市場的高水平雙向開放取得了新的進展。

第一,行業開放進一步擴大。證券基金行業對外股比限制,今年分三段,四月份、九月份到年底全部放開。目前我們已經批準了3家外資控股證券,比如說野村東方、摩根大通、瑞銀,第一步取消外資股比限制證券今年要實施,去年我們已經新登記的外資私募證券基金管理有七家,比如富通、橋水等,頭部已經開始為證券基金投資提供服務。

第二,市場開放進一步的擴大。滬深港通機制持續優化,滬倫通正式開通。中日ETF產品落地,明晟,富時等國際公司不斷提高A股納入比例。2019年滬深股通資金的凈利潤超過了3500億,充分顯示全球投資對中國經濟的資本市場信心。

第三,產品開放進一步的拓展。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上市一年多來境外投資者穩步增加,交易量穩步提升,鐵礦石期貨,PTA期貨相繼引入境外投資者,國際價格影響力不斷的提升。

第四,走出去合作進一步深入。積極支持國內外上市公司發揮技術業務融資渠道的優勢,通過跨境并購的方式走出去,開創互利共贏的新局面。去年全市場上市公司跨界并購有117單,交易金額大約1245億,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穩步擴大海外布局,部分交易所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加強合作。

第五,監管開放性進一步增強。證監會有一個國際證券監督組織,在西班牙馬德里。我們主動參與國際金融治理,跨境監管執法成績效應逐步提高,2018年G20 OECD完成了上市公司的準入以后,我們進一步的借鑒了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國際經驗,吸收世界銀行建議,推動修訂相關法律和規則。

去年2020營商環境報告當中,中國在2019年營商環境的保護中小投資指標排名由2018年64位大幅度提升到28位,中國人口多,第二我們是散戶為主的市場,在世行評估組當中,我們樣本在全球是標志性的,我們也是國際證券監督組織C8的牽頭人。

三、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取得階段性的成效。

去年一年,面對外部嚴峻復雜的環境,我們堅決好落實好中央六部委的要求,按照國務院金融委統一部署,繼續做好股票質押、債券違約、私募基金的風險。我們提出“讓灰犀牛沖不過,也讓黑天鵝飛不起來”。

2018年我們做資本市場的研究,整個形勢波幅比較大的,最低達到2468億,當時股票質押這部分風險面臨平倉、強制平倉的非常多,經過去年2019年一年大力的緩解,股票質押的上市公司數量和融資余額分別較年初下降357家和3300億,第一大股東質押比例,80%的公司較最高峰也下降了30%。

第二個債券違約,2019是高峰,包括今年依然是一個高峰,特別是一些民營企業非常嚴峻,總體現在債券違約率比較低。私募這塊是比較特殊,這是一個中國特色值得研究。未來我們財富越來越多,大家投資不會少。這次《證券法》把機構信托受理和資產證券化,放到《證券法》由國務院授權相應制度監管,所以私募大家可以好好研究,因為它不是一個持牌的金融機構,在國外不是一個特許金融機構。但是這五年發展很快,去年年底大數13.5萬億,這個數已經和公募基金不相上下,公募基金大數14萬億。

風險化解上我們現在對私募主要是防止假私募,本身以私募的名義搞非法集資,那就有問題了,全球大的私募黑石、德邵、橋水等,這些基金都是專業人士、權威人士,他們對自己的聲譽看得非常重要,道德風險放在最低,因為私募本身有一個投資適當性有一個門檻的,至少一百萬以上。

四、加快建設高質量的資本市場。

按照新發展理念我們還是要建設高質量的資本市場,高質量的資本市場要有一個標志,證監會有一個資本市場研究院專門做了一個指標,這個指標很有意思,中國到2018年到2019年的3季度,貨幣化率和資本化率簡單比較一下,完全是驚人的顛倒。

比如說我們今年3季度為止,我們貨幣化率M2和GDP的占比大概205%,明顯高于美國70%的水平,我們的貨幣很多,當前貨幣多資本少,為什么中央強調要解決創業投、股權投資,我們是缺資本的時代,怎么解決資本的形成?貨幣流動性依然不少,央行統計的供應總量都很大。

在貨幣多資本少的情況下,貨幣化率去年三季度是205%,同期美國是70%,反過來我們資本化率,用股票市值加上債券領域和GDP的比例,大概是156%,美國是390%。我們貨幣化率是它的3倍,資本化率我們是它的1/3,這個揭示出來什么?當然還有很多指標,如果當前穩杠桿,降宏觀杠桿率的時候,我們要高度關注,風險過度集中在銀行業系統,下一步優化我們的融資機構,降低我們宏觀的杠桿率,增大股權的融資,這個上面我們還是要做很大的工作。這一點也是我們講的高質量資本市場任務是非常艱巨。

四個方面來回應中國資本市場開放,借機把去年一年基礎的數據公布一下。2019年底,中國的債券、股票、期貨中,商品期貨的成交量我們在全球排第一,去年是38.55億手。

第二股票市值,預計按照世界交易所聯合會統計大概8.5萬億美元,仍居全球第二位,美國大概是36萬億。按照債券國際清算銀行BIS統計,今年我們依然在全球第二位。

6月底的數據顯示,我國債券市場規模13.8萬億美元,居全球第二,僅次于美國40.2萬億,預計到年底依然是第二。

經濟觀察報 胡艷明

責編 郭鑫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吉林11选50 白小姐891313 推荐六肖 35选7福彩生日怎么选 辽宁11选5技巧一定牛 网上棋牌登录 股市交流平台 网上真人打麻将游戏 炒股模拟app 广西棋牌平台 股票交易新规则 江西多乐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