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下:物流鐵軍疾行考

這是一支齊集“海、陸、空”馳援武漢的物流鐵軍,很多人都義無反顧投身其中,在無數“逆行”中用速度和擔當保障了一批又一批防疫物資的安全、及時送達。成為“封城”之下武漢聯通外界最不可或缺的防疫線、乃至生命線。

每經記者 李卓 陳克遠 張明雙    每經編輯 王麗娜    


順豐專機馳援武漢

圖片來源:順豐提供

1月27日13時30分,一架載有30噸醫療、生活物資的767型貨機在武漢天河機場安全降落。至此,順豐貨機共降落武漢機場9架次,運送醫療、救援等急需物資164余噸。

截至1月27日17點,京東物流也正在通過公路、鐵路、航空等多種運輸方式,陸續將大批口罩、醫療用品從全國各地運往武漢地區。其中通過鐵路運輸救援物資近60噸,預計未來仍有每日20噸的救援物資通過鐵路運抵武漢。

而自1月23日起至今,包含中國郵政、順豐速運、京東物流、中通快遞、圓通速遞、申通快遞、韻達速遞、百世快遞、德邦快遞和蘇寧物流等在內的數十家寄遞企業都宣布開通“綠色通道”,甚至菜鳥網絡還聯合了多家海外物流企業,免費從海內外各地為武漢地區運輸社會捐贈的救援物資。

這是一支齊集“海、陸、空”馳援武漢的物流鐵軍,很多人都義無反顧投身其中,在無數“逆行”中用速度和擔當保障了一批又一批防疫物資的安全、及時送達。成為“封城”之下武漢聯通外界最不可或缺的防疫線、乃至生命線。

然而,正值疫情嚴重復雜階段、特殊時期,這支物流鐵軍在與疫情賽跑的疾行中也在不斷歷經嚴峻挑戰。這不僅高度考驗著政府、民間的應對機制和協同能力,同時也關乎復雜的人性和現實。

物資馳援遇上特殊時期:能進不能出 車輛、人力嚴重吃緊

1月23日,臘月二十九,除夕的前一天,貨車司機馬磊收到了快狗打車平臺志愿者招募通知,要把一批物資從義烏運往疫情集中區武漢。想到能為疫情防控奉獻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馬磊義無反顧報了名,并連夜出發、驅車15個小時,趕在大年初一上午將這批裝載4萬只口罩的物資送達武漢。

這是近日來萬千馳援武漢中的尋常一幕。

然而,湖北省范圍內尤其武漢市內司機、車輛乃至配送人力資源仍嚴重吃緊。

一方面,眾所周知,武漢已采取嚴格的交通管控。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網約出租車也暫停運營;1月25日,武漢過江隧道關閉,并將進一步阻斷武昌、漢口、漢陽“武漢三鎮”之間的公共交通;1月26日起,武漢市中心城區區域實行機動車禁行管理。

一位連日深度參與武漢物資馳援的業內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交通管控加強的情況下,加之春節返鄉潮及疫情等原因,很多司機、快遞小哥已離開工作崗位。

另一方面,特殊時期,很多外地司機和快遞員不能或不愿意進入湖北。因為如果進入到相應城市,進城后可能會存在司機無法出城等問題,即便協調后出城,再進入其他省界,也一定會被隔離。這些因素都導致目前湖北省范圍內尤其武漢市內司機及車輛、人力的資源緊張。

這種說法在記者多方采訪中,也得到多家企業不同層面的印證。尤其對物流企業來說,支援武漢的物流車到達武漢后,不讓離開或不能離開,這也意味著派去支援的車輛越多,出不來的可能就越大。車輛和司機使用率會下降,隨之成本升高,這將是一個非?,F實的問題。

不止于此,隨著社會各界馳援的各類醫療救援物資越來越多,武漢市內、湖北省內的配送壓力仍在不斷加大,對司機、車輛和末端配送資源都提出更大需求。甚至,一度出現加價到幾千也無車響應的尷尬局面。

互聯網醫藥健康平臺1藥網在1月24日向武漢捐贈10萬個醫療專用口罩。這批醫療機構亟需的重要物資,在配送過程中就歷經坎坷。

據1藥網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1藥網捐贈的這10萬只口罩一部分存儲在公司位于武漢的華中運營中心,另一部分則是緊急從湖北省內采購調運的,由醫藥公司安排物流送達1藥網的華中運營中心。

“當時因為物流受限,為了將物資從運營中心送到捐贈點,武漢當地的工作人員在聯絡車輛的過程中,甚至不斷加價到幾千元也無人響應。”該內部人士回憶,最后,是工作人員通過湖北省楚商聯合會,聯系到受捐對象武漢大學醫學部協調車輛,由學校安排一輛大巴客車過來接運,才順利將這批物資送達捐贈點。

春節網點人員稀少、物資馳援單量激增 末端配送高度承壓

另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是,伴隨交通管控的持續、以及物資馳援的增加,不少武漢市內的快遞網點在原本的業務“淡季”,都出現了快遞單量激增的情況。同時,受春節返鄉潮和疫情管控影響,很多快遞員已經離崗、又不能按時返崗,大多數網點實際只有五六個人、甚至只有兩三個人春節留守。在此背景下,末端配送高度承壓。

正如一位武漢消費者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自己的包裹后臺顯示已經到達附近站點兩天了,但一直沒有派送。那是朋友和家人給他寄來的口罩等物資,自己和家人都比較著急。

而聯系上站點后,快遞小哥感到抱歉又很無奈。因為武漢“封城”,交通受阻,快遞公司開通了專門的綠色通道,原本在春節應該越來越少的包裹量這幾天激增,并且這些包裹也大多都是醫療物資。“實在忙不過來。”

“十個快遞、八個是口罩。”1月27日,在武漢某小區進行配送的快遞小哥也對記者如是形容。據稱,其所在網點昨天(1月26日)又剛到了3000多單。但現在站點實在人力不足,原本30多人配送的隊伍只有幾個人在值班。

被問及如何解決積壓問題,該名快遞小哥表示,“亟需配送員。”但他也深知特殊時期很多同事不能及時返崗,即便是總部也很無奈。“目前,只能優先配送口罩等醫藥防護用品。”


武漢市街頭正在配送的順豐小哥

圖片來源:順豐提供

而記者1月27日在武漢市內部分快遞網點看到店內貨物確實已有積壓。據了解,現在很多網點貨物積壓送不出去的原因,還因為很多人不在家,短時間內估計也回不來。

此外,還有部分社區、小區因發生疫情現已限制出入,無法配送;而武漢周邊鄉鎮、村鎮之間也有部分道路因防疫設限而難以進行配送。這些都是當前末端配送過程中切實存在的困難。

崗位堅守不易 莫讓快遞小哥拼了命又寒了心

作為這場病毒性肺炎的疫源區,超千萬人口的武漢市在歷史上第一次“封城”。在這場攻堅戰中,不止醫務人員,投身物資馳援的快遞小哥其實也承受著工作和心理的雙重壓力。

“我記得有一個收貨人是在小區里收貨的,他當時穿了個雨衣,戴著口罩和帽子,拿著酒精先噴自己、再噴貨,才把貨取走。”趙昆(化名)是一家物流公司在武漢市內營業部的快遞員,談起這段時間在武漢送貨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幾件事,他如是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1月27日,武漢市隨處可見的空曠街頭,人員稀少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明雙 攝

這樣的魔幻現實場景,一如日前B站UP主林晨同學Hearing的VLOG引發的全網共鳴。那種看似電影卻又如此真實的武漢街景,讓人唏噓不已。

而趙昆同一網點的同事陳杰(化名)也有著相同的經歷:“有一次有個客戶老遠看到我,跟我說,‘你不要靠近我,就放在那里’,還一邊走過來一邊往空氣里噴酒精。”

此外,另有不愿具名的武漢快遞小哥告訴記者,不止是快遞收件人,超市的營業員也感覺對他們有點怕,“都是問我們要什么,然后給我們把東西隔很遠拿出來。”

據趙昆表示,由于武漢疫情仍處在高度防控階段,這幾天客戶大多不愿意讓人把貨送上門,“將近80%的客戶都讓我們直接放在快遞柜。”在他看來,這種要求本身是沒錯的。

也正如陳杰最后也不忘對記者補充,對于客戶在空氣中噴酒精的做法:“我覺得略微有點夸張,但是也能理解他們的心情。”

但因為有些客戶反應過激,以至于對快遞員產生排斥、抗拒,包括對特殊時期下人手緊缺不能及時送貨的不理解,多少也會讓堅守崗位的快遞小哥們心生委屈。

此外,據武漢市內一家快遞站點負責人王磊(化名)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由于他所在的站點配送范圍內有幾家醫療機構,他們的快遞員在送貨時常會目睹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抬著病人進出醫院,或是送貨時聽到小區的人議論最近又有確診病例等信息,這些多少也會無形中增加快遞員的心理壓力。

“畢竟我們天天在外面跑,說完全不怕是假話。”趙昆也直言。

而面對這些壓力,物流企業和如王磊一般的站點負責人,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保障物資充足,包括消毒液、手套、護目鏡等都給快遞員們配備上,“我們希望在盡量保證自己的安全以及同事們安全的前提下再去送貨。”

“現在仍在崗位上堅守,不說咱們多么偉大,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王磊補充道。


武漢市內仍在堅守崗位一線配送的快遞小哥們

圖片來源:京東物流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事實上,末端配送的疫情防控手段正在不斷升級。

就在1月26日,美團外賣開始在武漢優先試點推出“無接觸配送”服務,用戶在下單時,可通過“訂單備注”、電話、APP內消息系統等方式,與騎手協商一個商品放置的指定位置,如公司前臺、家門口等,送達后騎手將通過電話和APP等渠道通知用戶自行取餐。

這種方式的核心是通過減少面對面接觸,保障用戶和騎手在收餐環節的安全。

此外,美團方面表示,醫院地區的無接觸配送比較特殊,醫院人員流動較大,常規餐品放置方式并不能確保安全,所以設置自助取餐柜等無接觸設備則是比較安全的方式。
 
而顯然,這種方式在當前武漢特殊時期的末端配送中,實際也在廣泛推廣。
 
1月28日,美團外賣負責人表示,自“無接觸配送”服務在武漢推出后,有越來越多的武漢用戶主動選擇 “無接觸配送”。并且,截至1月27日,美團外賣“無接觸配送”已在北上廣深等全國184個城市上線,預計本周將覆蓋全國大部分城市。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多家物流公司目前在湖北省內也都首選投遞到代收驛站或智能終端,避免人員相互接觸。但武漢市內的智能終端數量并不充分??爝f員也會主動和客戶商量放到指定地點。

業內人士呼吁,特殊時期,人與人之間正常的距離防護可以理解,但也請對堅守崗位的快遞小哥、外賣小哥多一份理解、關愛。

攻堅克難:司機上路提前溝通、運力建議統一調配

即便運輸資源吃緊,然而,疫情緊急,馳援刻不容緩。物資捐贈企業也在想方設法緩解物流壓力。

上述1藥網內部人士進一步告訴記者,1藥網春節不休息,在其他物流停運的情況下,訂單均通過順豐和京東物流來進行運送,運力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但還是在設法維持運營。比如安排本地員工到當地運營中心支持;對以往1藥網服務的企業客戶作出協調,如對于一些武漢當地的連鎖藥店,在物流無法運送的情況下,協調這些藥店用戶到運營中心自提等等。

而對于當前的醫療物資運輸管理,也有業內人士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議。

“義烏前往武漢要走三環線的,為了確保這個路途暢通,不會被攔下來,我們從早上7點鐘聯系122、交通大隊進行報備。在政府的全力支持下,最終順利完成了運輸任務。”快狗打車武漢城市調配負責人祝威在回憶協調馬磊師傅的物資運輸過程時這樣表示。

被強調的是,雖然道路封閉,但物資馳援車輛的司機上路只要和相關部門提前溝通,現在的職能部門效率還是比較高效的。

而對于物流企業運力方面的問題,快狗打車總裁何松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對武漢地區的馳援,雖然醫療物資運輸需求激增,但和平時單量相比還是相對少量,而且特定武漢等湖北地區,跟“雙11”“雙12”時的運輸壓力相比其實相差很遠。關鍵如何在特殊時期更好地提高效率。

“現在基本所有物流公司都是在自己單干,如果政府能夠組織,或者有一個機構能夠牽頭,統一運力儲備、調配,所有馳援的運力公司可以加入這個運力體系,去備案、進行審核,準確預測配送需求,這樣會有更好的效率。”何松舉例說。

在何松看來,醫療物資的品質十分關鍵,丟失還是小事,如果不合格,那就是大問題。如果能統一協調,不僅能解決很多人還不知道捐贈物資該去找誰的問題,還能讓一些規模較小的貨運企業、貨運司機加入到防疫支援的團隊中。

采訪后記:

馳援武漢,他們手握方向盤、身扛物資包,深入疫區堅定“逆行”,在“綠色通道”和疫情賽跑。如果說奮戰一線的醫護人員是“白衣天使”,他們就是“綠色使者”。脫下工作服,摘下口罩,他們可能也只是一個孩子、或者一位普通的丈夫和父親。

下面,是我們多方采訪的幾個雪中送炭的小故事。致敬這些在平凡崗位、不平凡堅守的人們。

一、

3小時內100多個司機報名:

“很多司機,平時平臺覺得很難管理,但是真的遇到疫情問題了,熱血司機挺身而出,真的是非常讓人感動。”


大年初一早上,物資到達武漢火車頭體育館后,快狗打車平臺志愿司機師傅和當地的接收物資團隊共同給武漢加油。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1月23日,臘月二十九,除夕的前一天,貨車司機馬磊收到了快狗打車平臺的志愿者招募通知,要把一批物資從義烏運往疫情集中區武漢。想到能為奮戰在疫情防控一線的“白衣天使”們奉獻一份力量,他義無反顧地報了名。所以,當除夕當天4萬只口罩裝上他的貨車后,他連夜出發,驅車15個小時,在大年初一上午將這批貨送到了武漢的物資受捐點。

馬磊師傅運輸的這批物資是湖北慈善總會找到快狗打車,希望他們幫忙協調運力配送的醫療物資。而馬磊師傅,是快狗平臺招募到的志愿者司機中的一員。

“很多司機,平時平臺覺得很難管理,但是真的遇到疫情問題,熱血的司機挺身而出,真的是非常讓人感動。”快狗打車總裁何松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說的最多的是司機們的“熱血”,這是從大年三十那一天,快狗打車在內部發出志愿司機召集令后,他最明顯也是最難忘的感受。

“很多司機師傅是這樣的,從臘月二十五(1月19日)到正月十五(2月8日),這一個月基本是不上班的。”何松進一步告訴記者,原本他還擔心司機們正在休假,沒有人會愿意來加班,甚至已經想好要為司機師傅調休的方法,但是司機師傅的熱情,或者說是責任心超出了他的想象。

“沒人問休假怎么辦,沒人問薪酬怎么算。3小時內就有100多名司機報名。”何松回憶說。

這場與疫情的賽跑,犧牲休假、熱血奮戰的不光是貨車司機。據了解,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通告表示,于1月23日10時暫停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運營,同時暫時關閉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旃反蜍嚲鸵庾R到,很可能后續會有大量的物資運輸需求出現,因此平臺在第一時間就成立了戰略指揮部。

司機儲備是戰略指揮的第一項工作,快狗打車武漢城市調配負責人祝威告訴記者,而第二項重要工作就是要溝通交通管理部門,確保貨車司機的無障礙通行。畢竟,在當前疫情防控的緊要關口,很多交通要道實施了嚴格的交通管制。

“義烏前往武漢要走三環線的,為了確保這個路途暢通,不會被攔下來,我們從早上7點鐘聯系122、交通大隊進行報備。在政府的全力支持下,最終順利完成了運輸任務。”祝威在回憶協調馬磊師傅的物資運輸過程時如此表示。在當前的特殊情況下,對于快狗打車在武漢當地的每一趟物資運輸,都需要他和他所在的部門隨時與疫情防控指揮部、交通大隊保持溝通。而現在來說,整個政府溝通機制都比較暢通,“這個是非常感謝政府支持的。”祝威告訴記者。

隨著疫情防控舉措的推進,全國各地運往武漢的醫療物資越來越多,而快狗打車也在1月24日發布了全國的志愿司機召集公告,只要有意加入志愿團隊的司機師傅都可以通過撥打咨詢電話4008902558進行報名。

“最開始的時候,我們主要針對的是武漢,大年三十(24日)后,我們在全國招募志愿者。”據何松透露的數字,截至1月26日午時,快狗打車在全國招募到的志愿司機已經超過1000名。

二、

4個人撐起的快運網點:累計馳援武漢口罩超200萬只

“沒時間去看新聞,只是覺得發貨量很大,感覺疫情很嚴重。”



百世快運湖北枝江網點杜金龍(左一)和他的同事們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1月26日接到記者電話的杜金龍,正在組織快運網點給枝江市民免費發放口罩。這也是他自臘月26(1月20日)開始,前前后后忙活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枝江市屬湖北省宜昌市代管縣級市,距離武漢直線距離近300公里。雖然這里的疫情沒有武漢嚴重,但武漢之外、湖北多地疫情并不樂觀且急需防疫物資捐助已成共識。

“這次預計會免費發放7000多只(口罩)。”杜金龍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面對這次疫情,杜金龍所在的百世快運湖北枝江網點聯合奧美醫療,成立全國醫療物資支援團隊,抽調車輛運輸醫療物資,發往全國企事業單位、醫院行政單位等。

雖然因為一年一度的春節返鄉潮,網點目前只有包括他在內的4位本地同事留守,并且,按照現在全國疫情防控的實際情況看,很多同事也將可能無法按時到崗。

但這似乎并沒有削弱他們的戰斗力。

據杜金龍告訴記者,盡管人手有限,作為網點負責人,這段時間,他主要負責調運車輛,1位同事在公司合作的口罩生產商奧美醫療的倉庫負責次序,還有其他2個同事則負責包括裝貨、運輸等工作。

截至1月26日中午,僅網點自己調車就已累計往武漢及周邊發車10余趟。“昨天(1月26日)晚上我們拉到武漢省人民醫院,司機凌晨4點才回來。”杜金龍說。他自己在臘月29、大年30每天基本也都是忙到晚上10點多。

記者了解到,在這些物資運輸中,每車都載有口罩100多箱、1箱2000個。照此計算,這也意味著,在這個特別的春節,僅靠杜金龍和同事4個人支撐起來的一個快運網點發車10余趟車就已經累計馳援武漢及周邊口罩超200萬只。

最后,談及這幾天全民關注的武漢疫情對自己和同事是否會造成送貨時候的心理壓力,杜金龍耿直地回答,“沒時間去看新聞,只是覺得發貨量很大,感覺很嚴重。”而就他個人感受而言:“疫情面前,希望大家放下恐慌,共同面對。”

三、

只身在武漢異鄉打拼的80后:

“也曾有點后悔沒出城”,第一時間留下協助完成10萬只口罩配送


1月24日,1藥網向武漢捐贈了10萬只醫療專用口罩??谡炙瓦_武漢后,孫文鋒及同事們在忙著搬運醫療物資。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80后的孫文鋒是1藥網在湖北省內的一名業務拓展經理,他來自江蘇省徐州市。

武漢距離徐州七百多公里,駕車需要七八個小時。如果不是武漢突然變得嚴峻的疫情形勢,孫文鋒此刻應該已經在徐州的家中,和姐姐一起陪伴父母過春節。

孫文鋒原本計劃在1月21日從武漢自駕回徐州,因為武漢市疫情變化,他服務的不少客戶對口罩、奧司他韋、板藍根等藥品的采購需求突然增加,他因此留在武漢,盡可能協助客戶完成采購,抗擊疫情。但令他沒想到的是,1月23日,他協助客戶完成提貨手續準備動身回家時,卻獲知武漢“封城”的通告。

“其實當時部分出城高速還可以通行,有點后悔,如果當時自己去試試,沒準已經出去了。”在采訪時孫文鋒雖然嘴上說著后悔,但他當時實際上立刻加入到馳援武漢醫療物資運輸的工作中。

1月24日,他所供職的1藥網宣布向武漢捐贈10萬個醫療專用口罩,10萬只口罩在第一時間備貨完成,并于當天就送到了公司在武漢的運營中心。但到達運營中心后,還需要有人負責協調貨車,將這些物資從運營中心裝車,并護送到包括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公安、交警和媒體等抗疫情一線人員的手中。為此,有4名員工自告奮勇報了名,身為1藥網湖北業務拓展經理,孫文鋒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是大年三十,早上8點多接到了公司的通知,上午公司完成了備貨,下午全部送到支援點。”孫文鋒說,物資配送的過程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順利,因為部分物資要送到的捐贈點武漢大學醫學部,那里屬于市區,所以是不允許大貨車進入的。而當時又是除夕,想要找到社會車輛也很難。

“10萬個口罩有幾十箱,普通車輛送不了。”孫文鋒表示,最后幸虧公司找到了湖北省楚商聯合會,通過他們的協調,安排了武漢大學醫學部,用一輛大巴車才把物資運輸過去。

在采訪孫文鋒的過程中,記者了解到,在大年三十這一天,孫文鋒完成物資運輸工作后,回到家已經是晚上6點多。他是一個人在武漢打拼,大年初一晚上的年夜飯是方便面,而這桶方便面本來是他給自己自駕回家的路上準備的。

在緊張和忙碌的工作之外,遠在徐州老家的父母、姐姐和家里的其他親戚,在得知孫文鋒滯留武漢以后,就一直非常擔心,每天電話不斷。

“我想對他們說,我在武漢會把自己照顧好,請他們放心,也請父母家人照顧好自己。”孫文鋒告訴記者。

四、

“家里父母也有不理解的,認為我留下工作是為了錢,責怪我‘都什么時候了還在上班’。”


圖片來源:攝圖網

老家在武漢周邊的快遞小哥張偉(化名)這個春節過得也頗不平靜。雖然一開始只是為了要陪伴在便利店值班的老婆過年才選擇留在武漢。但沒預料到武漢疫情發展得這么嚴重,甚至被封在了城里。

這些天,實際寄件的人其實已經不多,按照往年,整個春節都應該是配送工作比較清閑的一段時間。但前幾天還在不斷減少的網點快件,因為物資馳援的激增,單量又激增起來,這讓張偉忙得手腳朝天。

“昨天(1月26日)外地又剛到了3000多票。”張偉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快件激增的另一面,原本30多個人的網點現在只有6個人值守,這意味著,為了消化這些配送,張偉和他的同事們平均每人每天要送500票。

但實際上,日常如果不下雨每天能送300票的張偉,現在每天最多只能送200票。因為情況特殊,“又要卸貨、分貨,場地又小,動也動不了,根本沒有能力去送,送得也很慢。”張偉無奈地表示,很多時候也只能打電話讓客戶自己來拿。

而在已有積壓情況下,還有很多醫療物資在源源不斷運過來,以及各地捐贈的東西,各式各樣都有。

也正因如此,談及現在工作上可能碰到的難題,他認為最大壓力是配送以及一些客戶的不理解。甚至包括家人的不理解。

“我一開始是為了陪老婆值班選擇留在武漢??墒羌依锔改竻s認為我是‘為了錢’,責怪我‘都什么時候了還在上班’。”張偉說。

當然,家人的擔憂也能理解。談及疫情擴散可能帶來的恐慌,張偉告訴記者,印象比較深的是,也有的客戶打電話,在家不愿意出門,前幾天有個客戶就要求送到家里去,告知家里有個發燒的病人。“當時內心還是有點怕的。我不敢說自己有多偉大。”張偉坦言,當然,這種害怕也有出于對工作安全和其他客戶負責的考慮,最后,也只是將這位客戶的包裹放到樓下。

“說實話災難是降臨了,生活還是要繼續,我得顧著他們,不能讓他們心冷。我在這里也是為抗災做貢獻。”最后,這位快遞小哥告訴記者,這幾天實在太忙了,給家里打電話拜年的時間都沒有,“希望家人能夠理解。”

五、

公交停了就騎單車去站點

“工作壓力很大,但我們都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武漢市內仍然堅守在一線的京東物流快遞小哥,他把需要配送的訂單商品裝在配送車上,摞起來超過了一人高。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的數字每天在刷新,尤以武漢疫情情況最是牽動人心。但當消費者自覺“居家隔離”、盡量減少與外人接觸的時候,對于購置日常生活物資以及口罩等醫療物資仍有著強烈需求。在此情形下,更多的電商和物流企業的快遞小哥們選擇了堅守一線。

在這樣的特殊時期,他們或許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選擇留守,但最終都還是為了服務消費者奮戰在一線。

一如京東物流武漢仁和營業部快遞員張昊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所說,今年春節他本來就被安排值班,本計劃在值完大年三十到初三的班后,初四就回湖北應城老家和家人團聚。但在臘月二十九凌晨聽說武漢封城了,他就知道自己肯定回不去了,所以選擇照常來站點上班。

在武漢市內嚴格的交通管制下,張昊上班的過程比以往更加辛苦。

“現在武漢市內的公共交通都停了,我住在武漢火車站附近,站點在吉林街,以前我坐公交車上班,現在騎共享單車上班,基本上20分鐘能騎到站點吧。”張昊告訴記者,現在他每天都想著盡早在天黑之前把貨送完,這樣大家都會多一份安全。

和張昊一樣留守在站點的還有90后快遞員程武杰,他在2019年11月才剛剛入職京東物流,這段時間的工作過程對他來說注定是一段難忘的經歷。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得知,程武杰在得知疫情進展后,在大年三十就主動回到了站點工作。他告訴記者,從年三十到大年初三的幾天時間中,他基本上每天早上7點半之前就要趕到站點,差不多晚上五六點能送完貨,平均每天要送100單左右,基本上就是口罩、消毒液、方便面和水。

對于在當前這樣的特殊時期仍然在加班加點配送的快遞小哥來說,如何保證他們的健康安全是一個尤為重要的話題。對此,程武杰很是坦然地告訴記者,“這個你放心,站里配發的防護物資還挺多的,口罩充足,這兩天還陸續還有消毒液、手套、護目鏡、防護服到了。我們每天都帶好口罩才分貨、理貨,出去送貨都把防護做好。”

“每天早上出門前站長都讓我們注意安全,口罩4小時換一次,站點還發了手套、護目鏡和消毒液,防護服也配上了,感覺還是挺安全的。”張昊也如此告訴記者。

防疫裝備和個人安全的問題雖然一定程度上是解決了,但吃飯卻是成了讓張昊和程武杰感到苦惱的問題。

“最大的困難是吃飯,我們站點整條街只有我們營業部和中百超市開著門,其他餐館都關門了,天天只能吃泡面。”張昊感嘆。

“我們現在的工作時間,每天都買不到葉子菜吃。”程武杰也如此表示。

實際上,在采訪過程中,記者可以感受得到,對于吃泡面的日子的吐槽、對于葉子菜的“渴望”,也只是兩位快遞小哥在緊張的疫情和較大的工作壓力下對生活的一種調侃。

畢竟在如此敏感的時期,似乎除了想想往日的美食,也沒有其它太好的解壓方式。而埋在他們心中的,還有對于家人的思念和牽掛。

“老家現在公共交通也停了,我想跟家里人說,我在武漢一切都還好,家里人一定要少出門,注意身體,這一陣過了我就回家團聚。”張昊說。

“我現在就是希望能保護好自己,因為家里還有老婆和孩子,女兒才兩歲。我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外套脫掉洗了,就怕把病毒帶回家。”程武杰則告訴記者,他一定要把自己保護好,因為只有保護好自己才能好好掙錢養家,讓家里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而在采訪的最后,兩位快遞小哥也都向記者傳達了他們當前堅定的信心:“雖然工作壓力很大,雖然會有擔心,但我們都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六、

加班上崗“連軸轉”

“司機都是住在公司,基本上不存在休息不休息,隨時備戰。”


醫療物資送達武漢后,武漢蘇寧物流基地內的員工正在調配物資并組織裝貨發車。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1月26日12時30分,若是像往常的春節一樣,這個時候大多數的人還在和家人、親戚享受著溫馨的家庭聚餐。但當《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武漢蘇寧物流總經理易東時,他說,“不好意思,突然有一個醫院物資的配送任務需要安排,我10分鐘之后給你打過來。”

1月24-26日,蘇寧已連續啟動三輪捐贈計劃。前兩輪分別是由江蘇、安徽啟程發往武漢的50噸捐贈的消毒水,并分別已于25日晚間和26日上午抵達。1月26日,在與武漢醫療系統充分溝通后,蘇寧又啟動第三輪捐贈計劃,定向向新建的武漢“雷神山”捐贈200萬元物資,包含醫院建設需要的辦公電腦、空調、熱水器等幾乎全部家電及食品飲用水等物資,進一步支持新型肺炎防控工作。

一方面是省外源源不斷輸送來的物資,另一方面是易東所負責的武漢市內物流,需要把這些物資送到指定站點。尤其目前武漢已采取嚴格的交通管控,企業在運輸物資時面臨諸多挑戰。

如何確保物資順利送達?

易東告訴記者,現在主要是捐贈物資比較多,不僅是蘇寧的捐贈,還有熱心的企業也會找到蘇寧物流這里來。比如25日晚上,因為臨時接到醫院需求通知,一位貨車司機,直接就出車了。另外,一些管理崗雖然已經回家了,但很多在家的人也是電話值班。

為此,易東坦承,現在運力方面確實有些緊張,所以他目前的主要精力也是在協調運力。一方面,對于現有運力,一些在休假的員工,呼吁就近能上就上;同時通過聯合物流協會,組織社會運力資源,分散壓力。

不過,目前蘇寧物流在武漢的大部分運力還是企業自己的員工,90%物資運輸任務由自身消化。全部在崗員工,調撥、倉儲、運營都算上有400多人,因為武漢輻射范圍比較廣,大概是整體的1/3。

但易東也告訴記者,在當地政府和職能部門的支持下,針對救災物資的運輸問題目前已經形成了有序的機制,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企業運輸工作和協調的壓力。具體來說,現在物流企業主要有兩個渠道與職能機構溝通:第一個是通過郵政管理局走快遞;第二個是通過公安、內保大隊幫忙協調。“因為最近配送壓力比較大,大多都是前期溝通好的,這樣會順利很多。”

“現在司機都是住在公司,沒有正常上下班時間,基本上不存在休息不休息,隨時備戰。”易東如是說。

責編 王麗娜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吉林11选50 贵州11选5开奖公告 股票怎么样玩 北京11选5一定牛预测 体彩6十1中奖对照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真准网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世界四大赌城分别是 快3正规平台 排列7开奖号码结果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快三走势图200期